設為首頁

    臺灣年輕人追星“姿勢”解鎖:我們喜歡的不喜歡的他們都喜歡

    05-31更新人看過

      

    [video]https://v.qq.com/iframe/player.html?vid=a03973ky053&auto=0[/video]

    視頻直播啦!(點擊預約直播)

    金曲獎雖然只是臺灣樂壇的年中總結獎項,但在內地有著深遠的影響,畢竟對于內地年輕人來說,那些代表華語樂壇中流砥柱的名字多來自海峽對岸。我們每年隔海觀望著獲獎名單,查看著今年有沒有遺漏什么好歌,那么臺灣的年輕人們中間到底流行著什么樣的音樂,是我們熟悉的那些名字么?還是另有所好?

    那些你喜歡的歌手臺灣年輕人也喜歡

    五月天

    周杰倫、五月天、蔡依林等這些在整個華語樂壇都如雷貫耳的名字,在臺灣的受歡迎程度當然也是無需贅述的,每年年末全島觀眾都會觀看的臺北市政府的跨年演唱會上,這些歌手都是開場或是壓軸的不二人選。在臺北小巨蛋開演唱會作為人氣的象征,是很多臺灣歌手夢寐以求的,但對于這些天王天后級的人物來說,巨蛋可容納1萬多人的舞臺是遠遠不夠的,連刷幾天巨蛋舞臺成了他們的常態,五月天曾在2016年年末到2017年年初的十五天時間里,一連在小巨蛋開了9場演唱會。

    2000年左右華語樂壇最欣欣向榮的那幾年,歌手在臺灣本土的走紅程度會幾乎無差別地反映到內地市場,但那段繁榮期過后的青黃不接不僅在縱向的時間上產生了盛世之后的蕭條斷代,也使橫向地域上的兩岸音樂環境也漸漸出現屏障。

    A-lin

    李佳薇

    像蕭敬騰一樣有《王妃》這樣的大熱歌曲的臺灣歌手還能在內地擁有較高的知名度,但其他在島內走紅的歌手就很難再將熱度延續到內地。在《我是歌手第三季》剛剛播出時,來自臺灣的歌手A-Lin(黃麗玲),對于許多內地觀眾來說還是一個不太熟悉的面孔,但此前她已經在臺灣憑借《失戀無罪》和《天生歌姬》等專輯走紅,并且三次提名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歌手。當季的踢館歌手李佳薇則更顯陌生,來自馬來西亞的她自2010年獲得《超級星光大道》冠軍之后出道,第一張專輯《感謝愛人》就醞釀出了《煎熬》《大火》等年輕人幾乎都會唱的金曲, 也算是臺灣新生代流行女歌手的中堅力量之一。之后的參加節目的徐佳瑩,同樣是在臺灣走紅但在內地并無太大反響的歌手之一。

    郭采潔

    值得一提的是,在對臺灣年輕人的調查采訪中,我們發現郭采潔除了“顧里”這個身份,作為歌手也在臺灣年輕人中有一定的影響力。歌手身份出道的她,在臺灣發展時期與“甜心教主”王心凌有著一樣的成名軌跡,發片出道,偶像劇加持,音樂和表演雙線并行,以獨特的“娃娃音”成了很有辨識度的一位偶像歌手。第三張專輯《煙火》請來李偲菘、李偉菘、方大同、盧廣仲和姚若龍等音樂人制作,專輯中的歌曲一度也很有傳唱度。

    名字怪怪的獨立歌手厲害得很

    在對臺灣年輕的人的采訪中他們提到了許多獨立音樂人的名字:草東沒有派對、Hello Nico、法蘭黛……相信對于許多不關注獨立音樂的內地的朋友來說這些名字都很陌生,但在臺灣,他們卻是許多年輕人、尤其是大學生們歌單上的常駐歌手。

    名字讓人有點兒摸不到頭腦“草東沒有派對”樂團,在今年的金曲獎上入圍了包括最佳樂團、年度專輯、年度歌曲等六項大獎。給他們帶來這么多提名的《丑奴兒》卻是一張僅靠藝術基金和朋友幫忙完成的專輯,這張專輯中的《大風吹》已經成了全臺灣年輕人都會唱的主題曲。

    草東沒有派對

    樂隊最初的名字叫“草東街派對,”“草東”陽明山附近的一條街道,樂隊成員們小時候經常去玩耍的地方,而隨著之后的人員變動,樂隊的名字就很任性而干脆地改成了“草東沒有派對”。他們的音樂寫出了臺灣年輕人面對當下無力的自嘲,來自社會、家庭,方方面面的壓力總要有一個釋放的出口,而草東沒有派對則寫出了這種“頹”感,并不是無病呻吟地怨天尤人,而是切中要害貼切地讓人感到現實的困境。“我想要說的/前人們都說過了/我想要做的/有錢人都做過了/我想要的公平都是不公們虛構的” “請別舉起手槍/這里沒有反抗的人/不用再圍墻/這里沒有反抗的人/我想要的公平都是不公們虛構的”這些都是出自“草東”的歌曲中,讓臺灣年輕人為之狂熱的歌詞。

    其實在去年年底,這支樂隊已經悄悄地紅到了內地。北京、上海、武漢、成都……八座城市八場演唱會,每一場都延續了他們在臺灣的門票“秒殺”史。甚至有媒體將他們視為五月天在金曲獎上最有力的競爭者。

    hello nico

    Hello Nico是另一支近年來在臺灣年輕人中極速走紅的獨立樂團。他們最初在獨立音樂網站“Street Voice”(街聲)上傳作品,單曲《花》以超過 10 萬次點播率成為 2014 年街聲排行榜全年總冠軍。隨后憑借專輯《熟悉的荒涼》成為2015年最流行的獨立樂團,街聲年度十大最高播放率單曲,Hello Nico 獨占四席。他們是臺灣為數不多的電子搖滾樂隊,電氣帶來的詩意和迷幻,讓這個這個樂隊的音樂既有遠方的清新又有俗世的光景。

    Hello Nico的發跡地街聲網站,是臺灣最大的獨立音樂網站。網站上有不用類型的最新原創音樂、獨立音樂人演出報道、音樂人的介紹……獨立音樂原創者可以把作品上傳到網站上,隨后網站會從中篩選出人氣高的創作者,在Legacy Taipei進行Live演出,甚至走上音樂節的舞臺被更多的人熟知,不僅僅是近些年來走紅的獨立樂隊,徐佳瑩、韋禮安這些線上的歌手也都曾是街聲上的一員。

    街聲網站

    為臺灣年輕人接觸獨立音樂提供機會的平臺不僅僅有原創網站,還有各大音樂節。貢寮國際海洋音樂祭、臺北簡單生活節、春天吶喊音樂節、春浪音樂節……在這些音樂盛會上登場的不僅僅有已經成名的歌手,還有許多新鮮的獨立音樂人面孔。

    說唱也能成為主流音樂

    MC Hotdog

    臺灣的年輕人們也喜歡MC,但他們的MC和內地走紅于視頻網站喊麥MC們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臺灣的MC是正統的說唱歌手,有著制作精良的音樂作品,甚至能受到金曲獎的垂青。2007年的金曲獎最佳國語專輯獎頒給了MC Hotdog的嘻哈專輯《Wake Up》,這是臺灣嘻哈音樂從地下到地上個的一個轉折點。

    漸漸的越來越多的臺灣年輕人開始喜愛饒舌,隨著社交網絡的發達,各個流派的饒舌音樂都有了發展的舞臺,頑童MJ116、玖壹壹等一批批音樂人成了一呼百應的音樂偶像。

    歌詞所表達的主題是饒舌音樂的靈魂,這些音樂人有著繽紛各異的靈魂,嘻哈樂迷們可以從他們的音樂中找到不同的共鳴之處。

    蛋堡

    饒舌界的老大哥MC Hotdog的音樂作品中有許多對社會的無奈和憤怒,也有對自身的嘆息嘲笑;頑童MJ116則以一種更輕松更生活化的姿態來表達當下年輕人的態度;蛋堡是以細膩溫柔的爵士流派在許多不鐘情于饒舌的年輕人中大受歡迎,辦公室白領或者文藝青年們都可能成為他的聽眾。

    玖壹壹

    玖壹壹在金曲獎上的表演創造了整臺晚會的最高收視點;《9453》成了響徹臺灣大街小巷的歌曲;9月他們在臺中舉辦了7000人演唱會……去年玖壹壹在臺灣年輕人中刮起了一陣嘻哈狂潮。

    兄弟本色

    兄弟本色是由MC Hotdog、頑童MJ116、張震岳三組嘻哈歌手組成的組合,被樂迷稱作“嘻哈縱貫線”,2015年起他們開始了在世界各地的巡演。今年臺北小巨蛋最終場演出兩天24000張門票在四分鐘內被秒殺。

    從《Wake up》專輯中那首《我愛臺妹》走紅到現在饒舌歌手們能夠開起萬人的演唱會,嘻哈音樂在臺灣已經一步步走出了小眾的圈子,撕去了邊緣化的標簽,成為年輕人們熟悉的主流音樂。

    內地音樂人也有對臺灣輸出音樂的一天

    在前文中提到的一片紅火的臺灣獨立音樂市場里,其實內地音樂人也占有很重要的一席之地,宋冬野、萬年青年旅店、陳粒……這些所謂“小眾”的內地音樂人們,已經紅到了對岸。

    萬年青年旅店

    草東沒有派對初走紅時,被臺灣的音樂人和媒體稱作臺灣的萬年青年旅店,樂隊成員也表示自己很喜歡萬能青年旅店、宋冬野、馬頔、堯十三等內地音樂人的音樂。2011年萬青的同名專輯《萬年青年旅店》在臺灣發行,在沒有任何宣傳的情況下,產生了幾千張的銷量。隔年,他們來到臺灣舉辦小型音樂會,就受到了許多樂迷的追捧,其中還包括蘇打綠的鼓手阿福,隨后張懸翻唱了《秦皇島》,田馥甄翻唱了《十萬嬉皮》,萬青的音樂在社交平臺上傳播的愈發熱烈。2015年他們在臺灣舉行的演唱會更是吸引了林宥嘉、伍思凱等音樂人前來觀看,他們去到的舞臺下方,總會有無數臺灣年輕人操著“臺譜”應和著這個內地樂隊的歌聲。

    與萬青一樣,內地民謠歌手宋冬野同樣受臺灣年輕人歡迎。

    宋冬野臺北演唱會

    2014年宋冬野在LEGACY Taipei舉辦了 “雛兒勞鵲”演唱會,開票三天門票便銷售一空。半年后宋冬野的“孤得奈特”演唱會登錄到了能容納3100位觀眾的臺北國際會議中心,當時已經懷孕6個月的劉若英作嘉賓登臺與他共同合唱了《鴿子》。簽售會上專輯售出3000張,一度斷貨,對于一個獨立音樂人來說,這樣的實體唱片銷量可以稱得上是個奇跡。在那年的熱潮中,《安河橋北》構筑出了許多臺灣年輕人對北京印象中的一部分。

    不僅是內地獨立音樂人,像李榮浩、薛之謙這樣的原創歌手也成為臺灣音樂榜單上的座上賓。

    薛之謙

    因為《演員》《丑八怪》等大熱歌曲,薛之謙在臺灣聚集了一定人氣,甚至有粉絲不限于聽歌,還會到網絡上搜索他參加的綜藝節目。

    李榮浩

    李榮浩在臺灣的走紅經歷是很有意思的。2014年金曲獎五項提名,并獲得最佳新人獎,這一炸內地的樂迷才知道有個音樂人叫李榮浩,因為之前在內地過于默默無聞,以至于許多人起初會誤以為他是臺灣歌手。像是我們在習慣提問的“某某(內地歌手)在臺灣紅嗎?”臺灣人會在論壇上提出“李榮浩在內地紅嗎”的疑問。

    對于大陸的年輕人來說,他們所經歷的華語樂壇的黃金年代,其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就是那些來自臺灣的音樂人。而近些年來,兩地的音樂交流趨勢卻正在慢慢發生改變,臺灣本土新生的流行音樂和歌手很難再在內地引起轟動,相反地,內地的音樂人卻一次次在對岸上演了出人意料的走紅故事。


×
七乐彩走势图带标准